《我有一座丹青斋[萌宠]》馋鱼灯 ^第7章^ 最新更新:2020-08-23 22:59:5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

时间:2020-11-17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何青凡坐在莺莺阁外面,抱着龙蛋,下巴抵在一片鳞甲上画圈圈,内心有点不耐烦,这沈朝奉还真能干,这么长时间了,他屁股都坐疼了,他还没完事,这样的得额外加钱吧,应付他一

  何青凡坐在莺莺阁外面,抱着龙蛋,下巴抵在一片鳞甲上画圈圈,内心有点不耐烦,这沈朝奉还真能干,这么长时间了,他屁股都坐疼了,他还没完事,这样的得额外加钱吧,应付他一个的时间够应付别的好几个了。

  面前的老鸨子看过货之后很满意,正在和掮客谈价钱,仿佛是知道自己的下场了,那个孩子一声不吭,昂起头,盯着她的父亲,好像在做最后的诀别。

  那个黑瘦汉子这时候才来了良心,露出不忍的神色,蹲下来对自己的女儿说:“你别怨爹,爹也是没办法,你弟弟的病需要钱,虽然这里不是啥好地方,但至少能活下去。”

  那个孩子给她爹擦了眼泪,说:“爹,您放心吧,她买我是想让我为她挣钱,只要我乖乖听她话,她不会为难我的,我在这里有吃有喝,不用饿肚子,您看那些姐姐身上穿的都是绫罗绸缎,我以后也能穿上那样的衣裳,我不知有多开心呢。”

  这番话让何青凡多看了她一眼,这一眼改变了她的命运,因为何青凡发现她的眼睛很像曾经那个画师小姐姐,何青凡一直对她念念不忘,倒不是因为她害她被师傅带走处理掉,而是为世上少了一个可能会名流千古的画圣、画仙或画鬼感到惋惜。

  于是何青凡决定买下这个小孩,她正好缺一个丫鬟,可以让她在丹青斋里为她收拾打扫洗洗涮涮,如果她会做饭就更好了,自己做比去外面买着吃能省下好大一笔钱,不过前提是要合她那真龙夫君的胃口,它真的很挑食。

  她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,让老鸨子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,判定何青凡今天就是故意来砸场子的,然后她气冲冲跑进去搬靠山了,如此正合何青凡意,那沈朝奉太能浪了,她不想再等下去了。

  那沈朝奉原本满脸的被打扰了好事的不耐烦,一看到何青凡突然换了副模样,紧锁的眉头也跟着松开了,反过来指责老鸨子不懂事,把老鸨子吓得啊,马上对何青凡换了笑脸,说纯属一场误会,何青凡很佩服她能屈能伸。

  何青凡看出来这沈朝奉是对自己起了淫心,不禁觉得有些好笑,如果他知道她抱过他四岁的祖太爷爷不知会做何感想?

  沈朝奉听老鸨子说了何青凡要向他讨债的事,把她从上到下打量个遍,估计是在回忆是否曾经有她这样一位红颜知己。

  可惜,他们之间不是情债,何青凡懒得和他周旋,对他说了青蚨钱的事,他当即脸色就变了,变得很难看,她从他的眼中看出一丝心虚。

  何青凡不知道他在心虚什么,说到底也是她的马虎大意,青蚨钱毕竟是她送给他祖辈的,她想过他会否认或者面红耳赤斥责她说谎,再不就是骂她是疯子,然后派人来赶她走。

  但没想到他沉默了片刻,说这里讲话不方便,要何青凡跟他一起去府上详谈,她当然不可能去,这人是色胚,他府上肯定藏污纳垢,何青凡活了千百年也算一根老人参了,跟她玩心眼没门,况且她那真龙夫君不允许啊,没看见龙蛋异常躁动不安吗?

  何青凡拒绝了他,给他下了最后通牒,告诉他明日午时三刻去他府上收债,希望他不要败了他祖先在她这里留存下来的最后一点好感,然后何青凡就跨上纸皮驴,带着刚买下的脏孩子扬长而去了。

  之所以选在午时三刻,是因为她看见菜市口囚犯砍头一般是在这个时候,何青凡觉得她收走青蚨钱对沈朝奉来讲无异于斩断了他的命脉。

  其实真龙夫君和她都想多了,那沈朝奉当时已经被她吓破了胆,纵有天大的色心也歇菜了,他一门心思全在如何保住青蚨钱不被她收回的上面,根本无暇顾及风花雪月了,若说前一刻他还有想对何青凡一亲芳泽的绮念,下一刻他只盼望此生从未见过她。

  脏孩子饿了,肚子咕咕叫,纸皮驴都听见了,这畜牲不听何青凡的话,倒挺贴别人的心,立刻驮着她们来到一家路边的馄饨摊子,她真是谢谢它八辈祖宗。

  脏孩子看着锅里飘油花的馄饨咽了咽口水,何青凡想起了那匹被她累死的马,好吧,让她为自己效力之前还是得给她先喂点“草料”。

  何青凡从荷包里摸出几文铜钱,叫了两碗馄饨,脏孩子吃的狼吞虎咽,这路边摊的馄饨并不怎么好吃,手工粗糙,馅里面没多少肉,皮还特别厚,加上一勺反复煮了几锅的油腻腻汤水,令何青凡难以下咽,龙蛋更是连闻都不想闻。

  脏孩子却只盯着何青凡那碗馄饨,一双眼睛又黑又亮,充满了渴望,还有一丝对何青凡这个陌生人的惧怕,何青凡把碗推过去,她立即端过来大口大口的吃了,连汤都喝见了底。

  脏孩子说:“从今以后跟了您就是另外一段人生的开始了,您给我重新取个名字,我要忘记过去成为一个全新的人。”

  何青凡向来懒得要命,很少给身边的东西命名,她以前也养过一些宠物,比如八哥啊狸猫啊什么的,但何青凡一律管它们叫“哎”。

  见她那么期待,何青凡瞥了眼四周,看见锅里飘着的馄饨,随口给她定了名字:小馄饨。

  何青凡告诉她:“我不喜欢小孩,并且我一点都不善良,我买下你只是因为家里缺个可供使唤的苦劳力,到时候让你没日没夜连轴转给我干活。”

  小馄饨没被吓到,说:“肯用十二斗米和五贯钱买下我的人,一定不会让我过得比以前更差。”